把握实时脉搏 关注行业热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行业要闻 > 正文

加强煤的清洁利用 也是能源结构清洁化的重要一环

2017-10-13   365节能环保采购网新闻中心
 点击:
导读:随着气温骤降,北方即将迎来供暖季。配合国家的环境治理要求。各省区都推动以气换煤,以及新能源取暖。...
  郑新业(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能源经济系主任)
 
  傅秋子(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生)
 
  随着气温骤降,北方即将迎来供暖季。配合国家的环境治理要求。各省区都推动以气换煤,以及新能源取暖。河北省提出“减煤,增气,纳新”,新疆提出2021年全疆新能源供暖面积要达到3800万平方米。这些地方措施都是我国推动能源结构清洁化政策的具体操作,应当尽力推动。
 
  一般而言,理想的能源品种要同时达到以下四个目标:满足能源需求、保障能源供给的安全性、维持能源价格的可承受性以及能源利用的清洁性。从需求看,我国有庞大的能源需求基数。同时,我国富煤、缺油、少气的能源禀赋决定了非化石能源增加难度较大,并将由此衍生高成本。电、光伏等新能源普及力度有限,难以成为主力;核电建设周期长,缓不济急;能源价格政策调整乏力,尤其供应难以满足现有需求。虽然减煤是能源结构清洁化的重要一环,但是长期而言,煤炭仍将是能源供给的重要一环。近30多年来,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生产和消费量的比重长期稳定在70%左右,远高于发达国家20%左右的均值。我国能源禀赋是造成我国当前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的重要因素之一。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以油气为主的能源资源结构不同,我国能源资源禀赋以煤为主。中国化石能源基础储量构成中,煤炭约占95%,煤炭剩余储量居世界第三。可见,煤炭作为我国重要的基础能源和工业原料,有力地支撑了我国经济的长期高速发展。我国的能源资源禀赋决定了我国将长期保持以煤炭为主的一次能源消费结构和发电结构。
 
  近十年来,为解决环境问题,我国大力发展新能源,但其发展远远跟不上我国能源需求的步伐,新能源发电量增长速度低于全社会用电量增长。1995年以来,虽然我国新能源(8.960,0.00,0.00%)发电量猛增十多倍,但仍然无法满足巨大的新增能源需求,远远不足以担当起支撑起全社会用电的重任。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煤炭将仍然是满足我国日益增长能源需求当之无愧的“主力军”。从能源的四个基本目标可及性较短看,煤炭能满足能源需求、保障能源供给的安全性、维持能源价格的可承受性。煤炭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能满足利用清洁性。即使是和其他两种化石能源相比,煤炭在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上的排放都是最高的,在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的排放上劣势也很明显。
 
  环保部发布的公报显示,2010年,我国煤炭使用对环境PM2.5年均浓度的贡献可能在50%至60%之间(含一次和二次PM2.5),煤炭直接燃烧带来的SO2、NOx和烟粉尘排量分别占我国大气污染排放总量的79%、57%和44%。2013年,首批74个实施新空气质量标准监测城市中也仅3个城市达标。但这些污染问题都是由于人们开采、加工和利用方式的粗放所致,而并非煤炭自身问题。
 
  所以综合而言,推动我国的能源结构的清洁化,不仅是在能源领域纳入更多的清洁能源,必须也要考虑煤炭的清洁利用。事实上煤炭的清洁利用本身就是能源结构清洁化的重要一环。
 
  煤炭的清洁化使用不仅是安全可靠的能源选择,还是相对来说经济上可承受的方式。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列举过几种主要发电能源的平均成本范围,发现即使加上了碳捕捉与储存(Carbon Capture and Sequestration,CCS)技术,煤炭的平均发电成本也仅仅约为120-210美元/兆瓦时,仍然略低于太阳能(6.220,0.00,0.00%)的200-490美元/兆瓦,与风能的90-230美元/兆瓦相差无几。这一数字进一步说明,从投资效率和价格可承受的角度来说,煤炭的清洁化利用具有很强竞争力。
 
  事实上,煤炭的使用等过程中,存在着巨大的清洁化技术提升空间。以目前乌鲁木齐市以及山西省、天津市、河北省、辽宁省等推广使用的新型高效节能环保煤粉锅炉技术为例,这项技术将煤炭燃烧效率提高到98%以上,节能环保率达到95%以上。多项研究都表明,未来煤炭使用的途径主要是气化、净化、多联产,产生电、化工产品和液体燃料,这种处理方式的污染物比较清洁,效率比直接燃烧和单独生产会提高10%左右。因此我们认为,煤炭的清洁化利用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值得引起重视。
 
  一直以来,我国在煤炭清洁化利用方面,针对热效率和污染物排放问题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和推广工作。1995年,根据国务院的指示,成立了国家洁净煤技术推广规划领导小组。1997年,国家计委发文印发了《中国洁净煤技术“九五”计划和2010年发展纲要》,这一纲要成为促进中国洁净煤技术发展的指导性文件。促进煤炭清洁化使用必须涵盖从煤炭开采到利用全过程,这就要求把不同类型的政策结合起来。总的来说,现有促进煤炭清洁利用的政策大体可以被分为技术、经济和管理三大类。
 
  技术方面,“十三五”规划中,国家能源局提出“新建燃煤机组供电煤耗要低于每千瓦时300克标煤,污染物排放接近燃气机组排放水平,现役60万千瓦及以上机组力争5年内供电煤耗降至每千瓦时300克标煤”。2012年60万千瓦及以上机组中,只有15%达到这一标准,大部分火电企业还有很大改善空间。如果所有电厂供电煤耗都降到300克标煤以下,粗略估算每度电的外部性成本减少约0.07元每千瓦时,以2012年全国火电发电量39108亿千瓦时计算,减少环境损失高达2700亿元。所以必须加大应用优秀科研成果的力度,要加大煤炭清洁利用示范工程的建设。
 
  从经济学的角度讲,全成本定价是解决煤炭环境问题的最有效途径。经济的负外部性是指当个人或企业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地给他人造成不良的影响,却并未给予补偿的情况。负外部性本质上是由价格机制运行的不完善引起的,会引起市场资源配置的失效。故煤炭的全成本定价指煤炭成本不仅要包含生产成本,还要考虑煤炭整个生命周期所产生的环境外部性成本,即煤炭开采、运输及使用过程中,废气排放引起的环境污染及对生态系统的破坏,且未被受益企业承担的那部分经济损失。中央财政也可以考虑成立煤炭清洁化利用发展基金,给予专项支持,同时加大对煤炭清洁利用的补贴力度,健全融资体系。此外,排污费返还、运用政府采购杠杆等方式引导企业开展清洁生产和利用也都是不错的经济类政策选择。
 
  管理层面则应加强政府监督检查,加强自备电厂煤耗相关的标准制定和运行监管,促进自备电厂健康发展。建立清洁生产数据库和信息系统,加强国家和地方清洁生产中心能力建设,推动清洁生产和利用逐步走向深入等。还要有步骤、有计划地进行法律法规完善,加快制定《清洁生产法》及其实施细则,使煤炭企业的清洁生产受到法律框架的规范指导。
(本文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丹丹)

上一篇:新能源车能不能扛起政策的重托 解决性价比劣势还需时日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